啄木微言(61)

2017-7-15至2017-7-22

1 女生的优秀和无奈

上周参加硕士招生面试。我所在的面试组,共21个申请者,都是全国各985高校最优秀的学生(基本都是班级或者年级前2名)。要是这大学是我开的,我会把他们全都招进来。写“他们”其实有点内疚,因为其中只有3位男生。大多数都有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的意愿。上海房价的支撑就在这里:有源源不断优秀的人来工作定居。当然,性别比例不太妙,即使全中国都剩男,上海也可能圣女。

上面这条微博被转发了近100次,阅读量超过15万。一位大V如此评论:女孩子想在上海找个如意郎君确实太难,竞争真的太激烈了。前几天看个女孩子吐槽说她在学校里时感觉总是追她的男孩子烦,毕业工作5年了,一个她看得上的追她的都没有。然后她老板就对她说在上海这个地方好男人都是女孩子自己追出来的。毕业了就该知道找好老公比找好工作要难的多。

女生真心不容易,男生要加油!

2 如何跟印度和平相处

对印度,如果寸土不让,让敌人知道自己底线,反而会和平。现在这样忍让礼遇,会让阿三痴心妄想,最后恐怕变成大冲突。阿三会想:敌人入境都不打,要么是实力虚弱,要么是默认领土姓印。

3 蝼蚁的选择

看到大人们落马,以及那些白手套的失联,其实应该感到庆幸。虽然都是蝼蚁,自己是远离圣人的那只。还是应该多做些能被市场认可的事,论文,段子,打油诗都可以,所谓的内参就算了。

上海房子还能买吗?

2017年的上海房市很难看懂。一方面,二手房交易量跳水,房产中介行业冷风来袭。另一方面,新房库存告急,而且因为售价被管控,新房销售普遍使用摇号,一号难求。上海房子还能买吗,什么时候买,恐怕是很多有首次置业或改善需求的年轻人所共同关心的问题。

上海房价贵不贵?,就一个字。无论看租金收益率,还是看房价收入比,上海房价都很贵。租金收益率仅为1.5%左右,低于国债。房价收入比在25倍以上,不仅在国内数一数二,在世界大都市中也名列前茅。

但是贵的东西不一定会跌。房价下跌需要催化剂,需要一批刚性卖家,不得不卖房的人。首先,开发商常常扮演这样的角色。2011年上海房价下跌就是因为开发商主动降价去库存(曾导致不少老业主围攻售楼处)。但现在上海新房库存这么低,开发商没有必要也没有动机甩卖。而且新房低库存可能会保持相当长时间。在上海的远期规划中,2016至2040年建设用地增长为零,这在土地供应环节限制了新房供应。

二手房市场上,如果有相当一批炒家,用高成本资金(比如消费贷)作首付获得按揭贷款,达到实质性的零首付和高杠杆炒房,那么这批人也会不得不卖。对这样的高杠杆炒家,只要房价不涨或者涨幅有限,也不得不在最后认输变卖。但是上海限购多年,老炒家(如传说中的温州炒房团)渐已套现离场,而新炒家不得入内。那些用多次假离婚建仓的新炒家,数量应该有限,不足为惧。

当然,每个城市不一样。如果一个城市里存在相当规模的高杠杆炒房现象,就要警惕房价大幅下跌。2015的股灾,就是面镜子。

还有种情况会产生刚性卖家,那就是房贷利率上升,让那些“刚刚好”养房的人无力还贷。有些家庭年收入二三十万,却买了上千万的房子,贷款五百万以上,需要两代人一起还贷。如果利率上升,哪怕一点点,这样的家庭就会不堪重负。

但是目前利率上升的概率较低。虽然上半年经济持续复苏,但是因为房地产投资的见顶回落,2017年经济前高后低还在预期中。即使是持续复苏的上半年,通胀也维持在低位(6月份1.5%),央行此时没有必要、也没动机加息,打破尚且微妙的复苏局面。

最后还有种情况,不是刚性卖家被迫砸盘,而是机会主义卖家作资产重新配置。上海房价不是贵么,卖掉炒股,或者到其他国家买房。前些年不少人这么做,到头来基本都后悔不已。

上海房价是贵,但是股票也贵,A股很贵,美股也很贵。美国大部分城市房价的确便宜,但是也不会涨,尤其扣除持有成本之后;能涨的少数城市,房价也已经很贵。当然,在外汇和资本管制下,中产阶级资产国际配置的门其实已经关闭了。

小结一下,上海房子贵,但是,很可能持续。当然,虽然贵可以持续,但并不代表卖家能轻松套现。上海二手房市场,尤其是千万以上的房子,已经“有价无市”。

那么上海房子还值得买吗?我认为还是值得。在上海成家、养儿育女,房子仍然是必需品,房产证仍然是享受上海公共服务的门票。广州“租购同权”的效果和可推广性有待观察。我担心钻空子的聪明人会把新政玩坏,让理念完全正确的新政无法推行。即使上海也推行“租购同权”,也不会改变总体住宅供应偏少的局面,尤其是具备优质教育资源的房子,恐怕迎来房租大涨,从而对房价形成支撑。

什么时候买?我认为不急,但是应该坚持看房。清淡的市场中,流动性稀缺,所以昂贵。在这样的市场中,耐心的买家完全可以享受到流动性溢价。如果碰到急于出售的卖家,我认为就可以谈谈价格。如果买家并不指望上海房价整体下跌多少,那么10%的议价空间已经可以接受。

那么上海房价还会涨吗?什么时候?我认为还会涨,但是暂时还看不到。有三种情况发生,会导致买盘和流动性回来。一是房贷利率下降。但是当前房贷利率其实是处于历史低位,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很小,除非经济减速或下滑远超预期。

二是收入高速增长。但是收入增长毕竟是个缓慢过程,而房价在2015-2016两年间涨得太多,可以说已经透支了很多年的收入增长。

三是人口流入加速,或限购政策改变。但是上海人口流入在减速而不是加速,同时控制房价已经是政治任务,限购政策退出恐怕遥遥无期。

(本文刊于《秦朔朋友圈》2017.7.20)

啄木微言(60)

2017-7-7至2017-7-14

1 乐视引发的血案

为什么二神三聚(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三聚环保)没来由暴跌?我看是买乐视的基金也买了二神三聚,基金被赎回,被动减仓,但是乐视还在停牌,于是神聚们闪崩了。是躺着中枪吗?未必。能看上乐视的基金经理,他所看上的其他股票恐怕也跟乐视有类似问题。就像一个男人的审美,他看上的脸大多神似。

乐视的长期停牌,对下跌中的创业板是福吗?非也。主要原因有二:1 权重停牌让板块流动性下降;2 因为市场预期乐视要崩,基民赎回重仓乐视的基金,这些基金不能抛售乐视,只能抛售其它股票,其中包括不少创业板股票(如神雾环保三聚环保等权重股),于是创业板整体估值下跌,进一步降低乐视目标价,恶性循环开始。

2 扎心的遗忘

微博上看到若干对母校的吐槽贴。其实都是些小事,开成绩单换三方协议等等,但对母校的回忆是致命的。

大学里那些机构,教务财务后勤等等,听上去是服务老师和学生的。但在权力结构上,只是有行政级别的机关部处而已,并无好好服务师生的动机。对老师都是各种怠慢,对学生更不用说了。有时候学生选择“忘记”母校,其实是选择了忘记母校的恶,不想再打交道。谁会真怼自己母校,那留着自己青春回忆的地方?

3 大学食堂

徐汇交大食堂的饭永远是陈米做的,有时候陈得发黄。菜呢,不说味道,单颜值足以倒胃口。但这些并不阻碍周围居民趋之若鹜,几乎“占领”了食堂。这些住在每平方8万元住宅里的人,其生活品质、以及对生活品质要求之低,可想而知。

学生对食堂的积怨最近爆发,一篇题为“一流学校 末流食堂”的帖子刷了几万阅读。其实每届学生都抱怨,但学校最多开个座谈会听取意见,然后一切照旧。某些机构显然把座谈会视为工作,座谈会开完,工作就完成了。

后记:果然,校方将在下周召开现场办公会,听取学生意见。希望这次有所不同。

 

啄木微言(59)

2017-6-25至2017-7-6

 

1 人人都“懂”的M2

 

街上的人把M2(广义货币供应量)比作水,于是有了“房地产是M2的蓄水池”这样的提法,也就有了房价高是因为央行放水这样的结论。在我眼里,水是个过时的“货币模型”,不适用于分析现代货币现象。蓄水池的水是外生的,而现代货币是内生的。水作为不可压缩的液体,必须流到哪里存在哪里;货币可不一定,私人贷款就能创造货币,而偿还贷款就在回收货币。实际上,房价和M2都是内生变量。房价和M2齐涨,都是因为中国经济和金融的高速发展。

 

2 政府债务

 

看到一篇讲政府债务的文章,说发达国家政府债务无限膨胀,发展中国家应吸取教训云云。可问题是,没有政府债务,私人部门持有的无风险资产从哪里来?发达国家政府债务膨胀,换句话说是给私人部门及外国投资者供应了越来越多无风险资产,可不是简单的“教训”。 ​​​​

3 债券通

 

国内债券对老外还是有吸引力的。债券通的开通,一方面引海外廉价资金投资国内,另一方面输出金融产品(债券),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供资产基础。一箭双雕。

 

4 理念与行动

 

校党委书记上任时,曾说要增加学院自主性,学校从管理角色转型为服务角色云云。几年过去,不但没见什么改进,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势。以前夏令营招生面试需要3位面试老师,最近研究生院不知哪根筋搭错,要求5位面试老师。好像增加面试官数量,就能提高面试质量。学校的官僚动动嘴皮,学院的教务抓狂了。

 

书记的理念没错,我也相信他是真诚的。但为什么这样的理念无法推行?我只能说他的理念太超前,不适应学校官本位的制度。一个衙门说要服务大家啦,群众恐怕只有吓尿的份。

 

5 头条

 

新闻受人关注而成头条,本来是社会动员所依赖的信号机制。现在宣传部门主宰了头条,加上对非政府组织一贯的压制,事实上扼杀了社会本来应有的互助互救。灾难来临时,只有政府一只手可以相救,于国于民都不是好事。 ​​​

致2017届毕业生

各位即将毕业的同学,下午好!我很高兴作为教师代表,在同学们临行前跟大家说些话。我想趁今天宝贵的机会,向大家提两点希望。

首先,我希望大家保持好奇心。也许有人会说,我不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好奇心似乎没用,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这话听着没错,但是问题在于如何定义“做好工作”。如果做好一份工作,只是完成一套程序,不需要应对全新情况,不需要创新,那么这份工作迟早被机器人代替。你虽然也能完成工作,但是很多人以及机器人,能取代你,所以你的劳动会是廉价的,你对社会的贡献在边际上会收敛到零,随着可以取代你的人和机器数量趋近无穷大。

但是如果把“做好工作”定义为“创造性地完成工作”,有必要时甚至需要创造“新的工作”,那么保持好奇心,就至关重要。好奇心至少有三个层面,一是对新知识的获取,二是对新理解的获取,三是提出新问题的能力。在第一个层面,机器人可能做得比人类更好;在第二个层面,获取新的理解,机器人可以帮助人类做得更好,但是最后临门一脚,还是需要人类;在第三层面,提出新问题,就只有靠人类自己了。

新问题可能听上去并不高明。人类历史上最傻的一个问题,苹果为什么往下掉,恰恰改变了世界。要认识到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就要保持对世界、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心。

可以说,只有对新知识新理解保持渴望,并且善于提出新问题,创新才有可能,你才会成为工作的主人,而不是工作的奴仆。成为工作的主人,你才会创造“新的工作”,在改变社会的同时,为社会创造新的工作机会。

当然,在毕业的时候谈工作有点俗。保持好奇心,本身是一种奇妙的人生态度。它是一种奢侈,看上去没用却千金难换,但同时又是大家都能负担得起的奢侈。它还是种特权,有些人就是无法享受,但是它又跟金钱和地位无关,一点点努力,就能够获得。保持好奇心,你就是个精神贵族。保持好奇心,就会保持年轻,你的精神状态,会永远像今天的你们一样年轻。

第二,我希望大家保持锐气,保持性格,保持棱角。我希望大家从安泰带走的,不是那些结论和教条,而是批判性的思维和规范的研究方法。大家要敢于质疑权威,挑战主流,并提出自己的思路和见解。

微软高管曾经在乔布斯面前吹嘘,微软的手写笔技术如何了得,苹果应该乖乖使用微软授权。乔布斯不服气,人类天生有10根手写笔,还用得着你微软的手写笔?他所说的10根手写笔,就是手指。这就是乔布斯的锐气。没有这种锐气,就没有后来的iphone和ipad.

当然,我们要用科学的方法质疑。锐气不是固执,不是强词夺理。锐气是勇气,不仅是挑战权威的勇气,而且是否定自己的勇气。比如质疑自己的看法是不是也是偏见,是不是也没有事实和逻辑基础。

有锐气的人,也不怕从零开始。一篇论文,一份研报,一个产品,如果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要勇敢地把它撕掉重新来过。当年张瑞敏砸冰箱,砸出一个新的海尔,就是这种锐气。

有锐气的人,不怕人生中任何挫折和瓶颈,遇到困难,反而更加精神抖擞,勇敢地去突破。没有锐气的人容易消沉,消沉会让人更加迷茫;而有锐气的人,会把挫折和瓶颈视为机遇,把人生的曲折化成风景。

当然,有锐气并不是不需要帮助,并不是独行侠。要认识到个人有局限,在需要时寻求他人的帮助。要记住:优秀的人都是“好为人师”的,都会很乐意地帮助你。当然,在需要时,记得回来,回母校来。母校永远欢迎你们!

最后,我代表安泰众多任课老师,祝福大家一路顺风,前程似锦,拥有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2017.7.2)

啄木微言(58)

2017-6-21至2017-6-24

1 A股入MSCI

果然,A股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共有222只大盘股,约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0.73%,略高于之前媒体报道。权重还很低,不过意味着未来上升空间很大。

有人说MSCI进来割韭菜,这有点草木皆兵了:韭菜眼里,谁都是镰刀。其实MSCI这时候进来,完全是“为国托盘”来了,尤其在建仓期。A股入MSCI篮子后,MSCI必须被动地在A股配置一定资金。被动配置,肯定是韭菜,洋韭菜。当然,以后MSCI以及其他国际ETF在A股配置多了,A股跟国际金融市场的联动会加强。 

洋镰刀其实早就进来了,最早是QFII,最近有各种Alpha基金,以后还会来更多。其实最受伤的是土镰刀,以后要跟洋镰刀竞争,甚至也被割韭菜。韭菜么,横竖都是被割,洋镰刀也许还能痛快点。

2 风险教育

周四(6.22)万达多只债券大跌,恐慌传导到股市,并大范围蔓延。A股风险教育又来了:告诉大家最大风险是什么。

最大的风险就是不确定性(Uncertainty)。在中国的语境下,可以有如下含义:1 已发生事实的不透明;2 未发生的不可测风险;3 不可测的市场反应。

3 体育体制转型

国乒男队为恩师抱不平而集体退赛。大家为国乒小伙子的“义”叫好。作为经济学者,我来说“利”。

我从这次事件看到的是,体育的举国体制在转型。不是由上而下主动的转型,而是被市场力量倒逼出的转型。体育总局自然不能接受,从官僚角色转型为服务角色。于是官僚还是官僚,球员和教练却不再是当年随意摆布的棋子,已经有市场撑腰。矛盾爆发,迟早而已。

啄木微言(57)

2017-6-14至2017-6-20

1 MSCI前夜

MSCI 新兴市场指数中的A股个数,从去年入MSCI提案时的448个砍到今年的169个,A股权重从5%砍到0.5%。这么如临大敌(怕A股影响ETF业绩),A股今年进MSCI应该已成定局了。 

当然,其实即使不入MSCI,A股也已经开放了(QFII,沪港通,深港通)。银行间债市也基本开放了。只是老外还没成群结队进来。其实A股是容易赚钱的地方,债市对老外也有吸引力。老外一定会来,洋镰刀会来,洋韭菜也会来。需要时间。

世界第二的股票市场、世界第三的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成为相互流通的全球金融市场一部分,恐怕老中和老外都要好好适应一下。

2 京沪房贷利率

据新闻报道,北京首套房贷利率多为基准利率,而上海主流是95折。为什么上海利率比北京低?我能想到的解释有两个:1 北京控房价的政治任务更紧迫,因此对房贷利率有窗口指导;2 或者,如果房贷利率主要是市场决定的,那么较高利率是对较高风险的补偿,也就是说,银行认为北京房价大跌的可能性大于上海,因此北京按揭风险大于上海。

3 “喜讯”

一会儿量子通信,一会儿可燃冰,公众号里不断传来中国领先的“喜讯”, 令日本吓呆、美国吓尿。一个不自信的民族,需要消费这种“喜讯”,于是就有人制造和供应它们。其实一个找点文献都要翻墙的国度,一个要靠洗经费才能维持科研人员体面收入的国度,一个本硕博生源质量依次下降的国度,在科技领域领跑会是奇迹。

商业模式创新,被老外模仿,我信。共享单车就是典型案例。熟能生巧的技术,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再比如上海的外科手术水平,领先世界我也信。不过在科学意义上革命性的发现和创新,我默认存疑。在科学上领先,中国还有很长路要走,不仅要改革科教体制,还要积累。

4 这样的目标,算不算高

以前有个人生目标:经济学者中最会炒股的,股民中最懂经济学的。最近找到一个更容易实现的:经济学者中最会写诗的,诗人当中最懂经济学的。

啄木微言(56)

2017-6-1至2017-6-13

1 高考季的回忆

1995年,直到填志愿,我才开始考虑未来的职业。已经没时间研究各种专业,而且当时江苏还是先填志愿后考试,最后一听感觉,二听命。当时陈章良是最红的科学家之一,于是第一志愿填了北大生物。从一本到专科,我填了从生物学到心理学的各种专业。最后高考失利,命运让我在本科学了“水声电子工程”。我怎么会学这个专业,周围人都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到大学里,我才开始认真考虑未来做什么。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学水声电子其实是我的幸运,比第一志愿的生物强。水声电子其实就是电子工程,专业课多学几门声学而已。本科专业最好是基础性的,打好数学和计算机基础。毕业后,无论是工作还是深造,选择范围才不会受限于本科专业。从这个角度看,电子工程是个很好的选择。很多年后,我在写计量经济学博士论文时,还用到本科时学过的复变函数。当初在学这门课时,我最大的疑问恰恰是,这玩艺儿究竟会有什么用?

高考后收留我的学校,哈尔滨工程大学(哈工程),是一所奇怪的大学。除了黑龙江人,似乎没人知道这所学校。所以每次自报家门,哈工程学子都不得不尴尬地解释自己不是哈工大的。更让这所学校独特的是,至少有一半同学跟我一样,是高考失意名校落榜生。一方面,校园里总有挥之不去的忧伤,另一方面,到处是做梦和追梦的人,又是个充满希望的地方。

2 择校问题

在大学教育方面,京沪是唯二的一线城市。二线包括南京武汉杭州西安成都广州天津厦门等。深圳有潜力,但追赶之路还很长。择校问题首先是城市的选择。核心的问题是:哪些城市最吸引人才?海外博士回国,大概率去哪些城市?相比而言,实习和工作机会的重要性是其次的。国内大学,除个别洋办外,课程体系基本一样。教学和人才培养的水平完全取决于教授水平。

高水平的教授,教学水平不一定高,低水平的教授,教学水平一定高不了。水平低,又要保住饭碗,于是灌输式教学成为最佳策略。学会质疑的学生,在高水平教授眼里是好苗子,甚至能帮助教授发现新的研究问题。而对低水平教授来说,他们是爱闹事的异见分子。有句话很有道理:大学教育,无论哪个学科,都是political的。分界不是什么ideology,而是能不能鼓励独立思考,无论在哪个学科。

3 毕业论文

发现最近几年本科生毕业论文质量的方差在扩大。不认真的,或者没有得到良好指导的,还是很多。但是高质量的也越来越多。有的论文已经到了研究前沿,做了原创贡献。其实本科生完全可以做很了不起的工作。能不能做到,一看有没有做一流论文的锐气,二看能不能得到一流导师的指导。

很多本科生,甚至包括他们的指导老师,把毕业论文视为一无用处的负担,于是用应付的态度对待它。可实际上,大学四年各种课程和活动,没有比写一篇严肃的论文更能培养人的综合素质。写论文首先是主动行为,学生是问题的提出者。第二,写论文是批判行为,如果不对文献进行批判性的阅读,根本提不出问题。第三,写论文是创新行为,用新的模型和工具解决疑惑,甚至提出新的问题和视角。

用半年的时间,在一个有压力的项目中,亲身经历提出问题,批判和自我批判,不断尝试创新——比任何课程和实习都更能为毕业后的人生做好准备。

4 一点点负能量

据说现在不能公开批评报道现阶段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禁令其实在提醒知识分子和媒体摆正自身位置。你们不是问题的提出者,别想着setting agenda,国家比你们更懂。等国家决定了,你们再来为国鼓吹,明白?

5 放水,还是抗旱

如果“放水”的定义是货币宽松,那么央行于6月上旬所做的4980亿MLF根本不是放水。最多算抗旱:对冲掉到期资金后,新增货币投放没多少了。6月可是传统“钱荒”月。宽松必须看到短期利率下跌。如果看线,至少目前,利率还在上升期。

 

啄木微言(55)

2017-5-1至2017-5-31

1 AI和人类的未来

机器人和AI的时代,生产力空前发达,一个Master就可以生产从前需要成百上千人才能生产的东西。那些既不能参与生产,也不能参与创造的普通人,可能只能由国家养着了。说句有点难听的话,他们是新时代的残疾人。未来的发达国家(中国在内),也许都是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因为收入依赖国家,自由秩序会成为过去。地球人要么在第三世界享受贫穷又危险的自由,要么在发达国家做充足又安全的良民。无论在哪里,尊严都是奢侈品。人类的未来,是个梦啊。

有朋友说理工科人才会被AI淘汰,因此要让子女读人文学科。我的看法是文理科差不多,关键要有创造力。文科生,如果只会复制粘贴,也照样被AI代替。理工科,关键突破还是靠人的洞察力,AI无法取代。

人口老龄化,人口总数下降,对经济的影响主要在需求侧。劳动力下降不成问题,生产力本来就过剩,技术进步会让生产力更加过剩。但是需求,一旦人数下降,就义无反顾萎缩了。机器人能取代很多人的工作,但是无法取代人的需求。

2 金融减杠杆

高杠杆问题,还有非标资金池这些,本身就是各种制度局限和扭曲下成长起来的怪物,可以说这就是中国式金融的本质,股市债市这些普世的东西都是表面。所谓金融减杠杆,我看像死士破腹自尽。

央行一方面管货币政策,维持低通胀和高增长,另一方面也搞审慎管理,减杠杆降风险,没毛病。但是两者所用的工具要相对独立,不能幻想用同一个工具实现两方面的政策目标。货币紧缩的确可以倒逼减杠杆,但它同时伤害经济。审慎管理本该是个常态工作,但是因为只有紧缩这一个宝贝工具,一个投鼠忌器的工具,审慎管理变成周期发生的运动式突袭。运动来时,暴风骤雨;大厦将倾,则立即收手,甚至发大水救市。于是经济始终在脆弱中运行,杠杆则越降越高……

长效的减杠杆,央行其实是无能为力的。央行能做到的是减银行系统的杠杆。但是银行无法提供的杠杆需求,自然会有影子银行来供应。长效的减杠杆,在中国必须靠国企改革和地方政府财政改革,让国企成为普通的市场主体,让地方政府有硬的预算约束。没有根本性的改革,想用货币紧缩来减金融杠杆,是痴心妄想。

3 大学教育

大学所学知识很多是没用的。不过大学在学习方面的重要性并不在于所学知识,而在于在学习过程中培养出的学习能力和批判思维。能人完全可以不上大学而成才,但是好的大学会给人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除规范化的课程体系,激励与约束机制外,一些相互学习和竞争的同学,和若干善于点拨的老师,是无价的。

名校有更优秀的同学和老师,因此追逐名校肯定有意义。但是从歪门邪道进名校的,比如假留学生,一般得不偿失。学习跟不上,自信和自尊受挫,本该潇洒阳光的岁月,却在阴影中苦熬四年。

4 大飞机

目标是造出好飞机,而不是国产化。全球采购最好的零部件,说明大飞机项目走在正路上。观察舆论很有意思,带路党自然要嘲笑919,极左派竟然也嘲笑,说如果不是改革开放,运十被市场淘汰,中国早就有大飞机了。殊不知运十这种追求国产化率的东西,必然牺牲质量,同时成本失控,最终还是被淘汰。改革开放引入价格机制和国际竞争,把大白象快刀割肉。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用一国之力养运十,其漫长的淘汰过程中需要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国外媒体基本没报道,我日常读的媒体中,只有BBC报道了试飞。波音(BA)股票完全没受影响,上涨1%,收盘创了新高。

5 通胀

说中国通胀低,是一大“政治不正确”,马上就会有人告诉我CPI应该包括房价,统计局造假等等。CPI衡量的是一个典型的消费者所面临的总体价格水平,房租应该在里面,而房价是资产价格,不应该在里面。所谓典型消费者,他不住在北上广深,他是个全国平均,他住在全中国所有地方,他又不住在任何地方。他跟所有中国人都不一样,所以CPI注定跟大家的主观感受不一致。

啄木微言(54)

2013-7-22至2013-9-1

 

(一)“计生”信号

 

可以把“计生政策的放松或废除”纳入观察新班子改革能力的指标体系。如果连计生这样一个人神共愤的错误政策,都会因为一个部门的阻力而无力纠错,那么其他涉及更复杂利益的改革,就别指望了。

 

(二)央行的舆论负担

 

我常觉得“货币超发论”是个大阴谋,把经济问题引起的社会矛盾都转移到央行,发改委和财政部在一边偷笑。中国央行的确不容易,不仅要承担不能完成的任务(如调结构),还要承担骂名。

 

(三)外围动荡

 

东南亚和印度hold不住,国内反而没事了。或者说,更没事了。中国今年最大的风险是所谓的改革,所谓的“调结构”,但6.20改变了一切。大人们要么是意识到货币政策的局限,要么是意识到自己并无蛮干的政治资本,总之悄悄改弦易调了。周边越差,改弦易调越显得英明,本来小心翼翼,说不定还要大张旗鼓!

 

(四)自科基金

 

今天收到自科基金项目申请反馈,没中。貌似有五位同行评议,其中三位建议不予资助。三位中有两位没看懂或根本没看申请书,其中一位的拒绝理由仅仅是申请书引用文献不够新。无聊的游戏,真心不想玩,可评职称还偏偏要这个。

 

科研基金管理者须有名望有地位,一来他要对自己的名誉负责,二来评阅人才有压力对自己的名誉和前途负责。管中国科研基金的,大概是只有地位而无名望。无名望则无需捍卫,只要不违反官场规则,突破学术底线也无妨。而评阅人视管理者为两路人,也可大胆突破良心责任,于是各种不负责任的无厘头评语。

 

(五)中药何以泛滥

 

很多中药其实没用,为什么医生还在不断给病人开?除“以药养医”的解释外,不能忽视医保局的作用。比如医保规定三级医院基本药物销售额要达到25%-30%,但很多有用的药不在基药目录里,按正常情况医院很难达到该比例,年终医保局很可能拒绝报销。因为中药占基药目录半壁江山,于是成了医院的调节器。

 

很多人觉得中药即使没用,也无毒无害。不是这样,至少中药注射剂不是这样。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曾对2002年基药目录里的中药注射剂做过系统研究,发现72 个药品中有34 个药品报告不良事件/ 不良反应4156 例。(《药物警戒》2007年5月137-161页)

 

同一个研究里发现,2002基药目录内72个中药注射剂中,5 个药品未检索到文献, 17 个药品无临床治疗性文献。我们要问了,这些药怎么进基药目录的?答案让人吃惊。我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遴选仍然主要依靠专家经验。专家经验,是的。不是FDA式的评估认证。

 

常说中国人神马都敢吃,其中包括药。再有毒的东西,只要说它是中药,就有人敢吃,甚至直接注射进血。

 

(六)其他

 

“不许嫖妓”可以是条党纪,但不能成为国法。无论从公民自由角度,还是从弱势群体(妓女)保护角度,卖淫嫖娼罪都是条恶法,理应废除。

 

[欢迎关注@啄木http://weibo.com/jhq0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