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微言(73)

1 行为经济学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又落在行为经济学(Behavioral economics)领域。行为经济学跟主流经济学的区别在于,主流经济学通常假设人是理性的(Rational),而行为经济学则挑战这一假设,认为人经常偏离理性。行为经济学用在金融,就是行为金融学。用在宏观,其实就是凯恩斯学派的宏观经济学(Keynesian macroeconomics)。

“宏观经济学”把经济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其表现。因为“群众”(Crowd)比个人(Individual)更容易表现非理性,“行为宏观”十分自然。跟微观和金融学不一样,宏观经济学是从“行为宏观”开始的。

2 国家的保守

个人的保守容易做到,接地气,多想想,自然就保守了。实际上想太多的人,还往往做不了大事(比如创业),做大事总是要有点“非理性”,过度自信、过度乐观这些不能少。

个人构成“群众”,但个人的智商并不累加。群体的思考能力,反而随着人多起来而迅速下降(Le Bon有部名著讲这个,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中文名为“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于是群体,无论是一个小区的业主群,还是一个国家(人民),都不容易做到保守。

虽然都用保守一词,但个人的保守和国家的保守含义并不相同。国家的保守,简而言之,是尊重现存的社会秩序,拒绝不惜短期代价的激进变革,无论其长期目标有多美好。或者说,有碎步改革,无激进革命。个人的保守不是坏事,但也不是绝对的大好事。国家的保守,对普通国民来说,却一定是大利好。

国家的保守不像个人的保守那般自然而然。国家的保守首先要求一些有权威的立国和权力分配原则,在现代国家,那就是宪法。其次需要有强大的制衡制度,既保证宪法有权威,也保证修宪有不小的难度,防范一人或一群在政府权力分配中独大,从而让激进分子有机会随意驾驭国家机器。好的制度,能迫使一个群体三思而行。

最后很重要的是,需要有强大的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来为制度护航。中国古时政权稳固,离不开儒家的保守哲学。英美民主政治的长期稳定,也离不开强大的保守主义思想传统。

人有言行不一致,国家也是如此。改革开放后,本朝说一套激进主义,做的却更符合保守主义。当然,纵向比较这不是坏事,比之前言行一致的激进主义是强多了。

3 看我怎么黑中医

小毛小病或者绝症,都可以看中医吃中药。前者不吃啥也能好,后者吃啥都好不了。作为历史最悠久、理论最深刻、信众最广泛的安慰剂,中药很可能加快小毛小病的治愈,甚至有极小概率治好绝症。当然,(大体)健康的人要避免长期服用中药,因为胃和肝受不了。

2017-10-14

啄木微言(72)

1 无用的“控枪”舆论

(2017年10月3日,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Mass shooting),死58人伤500多人。虽然ISIS号称对事件负责,但看上去并不像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所为,更大可能是个走偏的疯子发泄对社会的不满。)

每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后,枪支弹药销售都会上升,相关股票通常跑赢大盘,这次也不例外。从美国人的实际行动看,枪击事件让“控枪”事业变得更难。

全面控枪,好人坏人都没有枪,也买不到枪,自然是好事。但是散落于美国民间的数亿存量枪支怎么办?美国人会同意没收枪支么?不同意的如何强制?难道搞一次民主党专政,打倒万恶的旧社会枪民?

终点是美好的,过程是丑陋的。如果真的全面控枪,那数亿存量枪支会让美国变成世界上最大的枪支黑市。拥枪人士所害怕的,坏人总能拿到枪,好人却无枪自卫,就会变成现实。

枪击事件之后本应该检讨如何在各种场合加强安保,比如校园、大型集会等等。但是民主党人每次都会跳出来要求控枪,把舆论转移到毫无妥协可能、毫无现实意义的议题上。美国人安全不会因此提高,美国社会反而因此更加撕裂。搅屎棍,说的就是民主党人。

当然,我是中国人,完全是多管闲事。虽然我鄙视控枪舆论,但我支持中国继续禁枪。难道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持枪?当然不是。传统不同,起点不同。美国的“原假设”是有枪,中国的“原假设”是无枪,没有压倒性理由都不可推翻。

2 “安全去产能”

节前不久,一个亲戚在操作冲床时被截去三粒手指。这种事情似乎早已是家常便饭,工厂老板乖乖出钱医治赔偿,就像是常规的材料或资金成本。据专家说,现在的冲床其实比较安全,如果工厂严格执行使用规范。但为了提高机器产出效率,工厂普遍违法操作规范,比如为了加快送料,让两个人操作一台冲床。

早在2005年,广东商学院的谢泽宪教授曾经调查走访珠三角城市39家医院,写了《珠三角“伤情”报告》。谢教授发现,每年在该地区的断指事故就达3万起,被切断的手指超过4万粒。这么多年过去,如果在长三角做类似的调查,会发现“伤情”还在延续。受伤工人本来就属于最低收入人群,工伤后更加难以脱离贫穷。断指断手不仅仅是工人的伤,也是社会的伤,再靓丽的GDP数字也难以弥补。

也许,“供给侧改革”的第三步,继“去过剩产能”和“环保去产能”后,会轮到“安全去产能”。四十年不惜一切代价的经济发展,要补课算总账了。

3 上海,上海

假期追了《上海,上海》,一部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献礼的36集连续剧。故事从辛亥革命开头,到1949上海解放结束,最后闪过上海2010天际线。

虽然不是历史剧,但杜月笙、陈光甫、戴笠等历史人物隐约在剧中,主人公刘恭正(段奕宏饰)更是多位民族资本家的化身。于是该剧也逃不脱近代历史剧痼疾,尤其是草率的结局严重降低美感,观者只能从中体会无奈。

不过我还是喜欢这部剧。段奕宏和左小青(饰韩如冰)把一段民国苦情演得恰到好处。吴秀波的表演也很出色,其饰演的顾业成一身长衫,残酷却有情,坏事做绝却分得清大是大非。无论是刘恭正和韩如冰之间的苦情,还是顾业成和苏丽娟各自的单情,都是控制的住的情爱,没有一点撕心裂肺,却都各有各的力量。

郑重推荐此剧。虽不完美,但足以令人感慨,无论是对世事,还是对人情。

2017-10-7

啄木微言(71)

1 少数民族的下一代

如果真的尊重孩子的选择,那么应该让他们接受世俗教育,让他们长大以后自己选择信仰。如果真为孩子的未来着想,那么应该让国语成为他们的母语,不输在成长的起跑线。淡化民族宗教,融入世俗中国,才是少数民族(更准确的词应该是“族群”,ethnic group)的最大利益。

2 中药还有未来吗?

因为性命攸关,所有新药上市必须经过严格程序。必须证明,新药的疗效要超过安慰剂,而且还不能有太大副作用。

安慰剂是药企的最大敌人,也是人类被忽视的救星。安慰剂不仅起安慰作用,而且经常能因为改善精神状态而出现实际疗效。这是为什么中药经常“有效”,也是为什么很多理论上应该有用的药最后败在安慰剂手下而不能上市。

临床试验的“原假设”就是新药相对安慰剂无效果,除非被临床数据压倒性地推翻。如果新药的效果不显著,何必用新药?要知道安慰剂既免费,也无副作用。现代社会对新药上市的保守主义态度,是科学和理性战胜迷信和非理性的战利品。

保守不是守旧。即使是传统中药,也应该通过严格的临床试验后才能让人服用。如果中药粉真爱中药,真想拯救中药,就应该学习李时珍精神,把传统中药视为新药,用现代科学方法一一检验它们,抛弃其中糟粕,让真正闪光的继续服务人类。

中成药和中药注射剂更是如此。上市不严格,随便纳入基药目录,结果必然是劣币驱逐良币。行业里最终剩下的都是骗子,市场上和目录里充斥的都是没经过科学检验的药,因为科学检验的成本远高于买通几位专家或官员的成本。

对中药有感情的人们,难道你们能容忍骗子横行,能容忍中药自甘堕落继续危害中国人健康?

3 燃油车禁售?

工信部表示,正在启动对“禁售传统燃油汽车时间表”的研究,但这并不代表即将禁售。在啄木眼里,启动这样的研究本身就是多此一举,浪费纳税人的钱。有钱有闲不如研究如何严格执行现有的汽车排放标准,别让那些冒青烟黑烟的车上路了。

燃油车已经在路上开了100多年,尾气排放标准越来越高。如今虽不能说无毒无害,但作为一种无需纳税人补贴的廉价交通工具,对社会之功仍远大于过,禁他作甚?香烟对社会过大于功,政府不也没有禁售?

待油价高到“新能源车”显得经济(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或者“新能源车”性价比提高到优于燃油车,消费者自然会喜新厌旧。有市场自身的淘汰机制,研究禁售不是吃饱没事干么?

4 痛苦与幻想

终于被孩子他妈补了“薛之谦”全剧。痴情女遇上婚内渣男的故事,各不相同又有神似。就像电影Match Point里的情节,故事的转折发生在女人怀孕。怀孕之前两人可以生活在梦里,怀孕之后必须回到现实。之前所有的假设和预期,都在此刻被检验。可惜的是,即使不符合预期,女人也会因为结论过于痛苦而继续幻想,从而延长悲剧。其实男人出轨一开始就不对了,“原假设”就是个应该远离的渣男,没有压倒性的证据不能推翻。有毒的爱情,让女人的判断颠倒。

2017-9-24至2017-9-30

啄木微言(70)

1 “双一流”闹剧

教育部管得太多,这是中国高等教育搞不好的主要原因。高等教育搞不好,中国人每年在学费一项就要向英美等国交出百亿美金。

教育部可以管的是大学认证,保证起码的大学教育质量,让兜售文凭的野鸡大学没有市场。其他的都应该放手,别去评估大学办学质量,因为一旦用了某个指标体系,无论是靠谱的还是离谱的,都会堵住差异化办学的路。中国这么大,应该要有各种特色的大学。而现在的中国大学,基本都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更别给大学分三六九等,要给大学公平竞争的机会。国家对大学的经费支持,应该按招生人数下拨。教育部的钱来自纳税人,二流学校的学生跟一流学校的学生应该享有相同的国家资助。

2 环保风暴

环保重要,还是经济和就业重要?答案是都很重要。经济发展不能牺牲环境,环保也不能无视经济和就业。单一目标容易实现,暴力推行而已,但无论是环境崩溃的繁荣,还是赤贫的“田园牧歌”,现代社会都无法承受。现代社会目标必然多元,需要协商和辩论,在法律框架下。某大人说过,要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多好的理念,有无可能在中国实现?

3 纪念保守主义

生活中最常用的逻辑是归纳(induction),从一些事实出发,得出有风险的结论或判断:A公司推出爆款产品,股票可能会涨;女朋友对父母很好,喜欢孩子,婚后很可能是好妻子;某小学今年毕业的学生大多进了名牌初中,孩子如果进了该小学,未来也能进名牌初中;等等等等。

做这些判断时,理性的人会努力寻找靠谱的证据,但即使做了所有该做的,自己仍然清楚自己可能会错。如果出现新的不利证据,他会改变看法。因此人在生活中,只要关心自己的利益,就很容易践行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不幸的是,当面对关于人类和社会方向的判断时,在宗教领袖和革命导师的影响下,人类会成为演绎逻辑(deduction)的奴隶。从一本过时的书,从先知圣贤的话,从某些“科学”规律出发,推导出各种不可能错的真理,必然的趋势,必然的结局。结局必然是美好的,在人间没有见过的美好,至少对于信徒来说。

如果宗教领袖和革命导师仅仅满足于解释世界,他们至少是无害的,可惜他们往往还要改变世界,带领信徒去实现未来美好的天国。为了未来的美好,当下个人的牺牲毫不足惜。这就是激进主义(radicalism)。各种激进主义都是相似的。

因为真理不会出错,就像数学定理一样,于是也不容质疑。因此思想自由与激进主义格格不入,尽管“自由”可能是未来天国的美好之一。不会出错,改革自然也没有必要,只有“永久革命”的必要。

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人应该纪念保守主义的胜利,思想解放的胜利,而不仅仅是那些经济成就。

2017-9-17至2017-9-23

啄木微言(69)

1 悲叹“9.11”

9.11十六周年,我只能感到可悲,可悲文明世界至今没有吸取正确的教训。所谓的“政治正确”,让政客和知识分子想都不能想那个“不能想的原因”:伊斯兰。美国本该用它强大的经济和军事杠杆,迫使沙特这样的国家世俗化,打击瓦哈比主义,在根源上断绝恐怖主义的生长和蔓延。可惜的是,美国却用军事入侵和鼓动民主革命推翻了一个个仅存的世俗政权(塔利班的阿富汗除外),然后这些国家很“民主”地实现了政教合一……

十六年过去,又死了很多人,可是恐怖主义的土壤反而更肥沃了。

2 电动汽车的错误逻辑

电动汽车拥趸经常会说这句话:因为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必然趋势,所以政府应该助推。这句话的逻辑很有问题。首先,人类社会发展很复杂,哪有什么必然趋势。所谓必然发生的,经常只是信仰。比如在穆斯林心目中,所有异教徒都必然进地狱被火烧。按电动汽车拥趸的逻辑,现在就该把异教徒逮起来。

其次,即使必然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如果五年后发生,也许值得有所准备,但是如果是二十年后才发生,有必要这么紧张,以至于动用国家机器吗?事实是我们既不知道是否必然发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从最近几年油价走势看,即使有这么一天,那一天也遥不可及。什么时候油价再次上天,我们再担心石油枯竭,再想办法用别的能源,岂不是更好?事实上当油价再次暴涨,根本不需要政府出手,市场自然会替人类找到出路,节能车也好,电动车也好。

电动汽车拥趸的另一句套话是:中国石油消费严重依赖进口,且运输线路容易被他国切断,因此应该发展电动车以摆脱依赖。世界经济的相互依赖已经不可救药,逆转不是没可能,但必然伴随大危机,没有哪个国家能承受。实际上,中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程度低于OPEC和俄国对石油出口的依赖程度。中国经济打个喷嚏,石油输出国的经济就会重感冒。何况中国还是核大国,对中国石油禁运意味着什么?中国严重依赖进口的物资也远远不止石油。铁矿石用什么替代?

我支持自科基金对有关的基础研究进行资助,但坚决反对支持电动汽车发展的产业政策。实际上,任何产业政策都要十分谨慎。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很多人认为电动车是未来,不是因为电动车本身有多好,而是因为政府在推动,所以是未来。按此逻辑,不管什么事,只要先把政府忽悠到,就成功了,因为其他人会相信政府。“有为政府”简直是给忽悠们量身定做的。

3 死神作为神助和帮凶

从黑暗世纪走向光明的过程中,死神的贡献最大。文革结束时中国人口10亿不到,每年死神要带走1400万人左右。伴随着肉身,1400万人的教条和恐惧也被带走,取而代之的是远超过1400万人的新生命,没有教条约束、不怕尝试新鲜的新生命。如果没有系统性的愚民教育和精神压迫,死神会保佑一个国家,让这个国家永远年轻,保持进取。

而如果黑暗势力降临,焚书坑儒兴文字狱,那么死神也会站到黑暗一边,每年带走千百万有着光明记忆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白纸,任由黑暗“圣人”信笔涂鸦。

4 短视和保守

美国工人运动之所以没有向极端方向发展,跟美国工会对知识分子的排斥有关。AFL领袖Sam Gompers 明确表示不欢迎知识分子参与工会活动。成年知识分子不欢迎,更不用说四体不勤的学生。知识分子,尤其是年轻人,容易为遥远的理想斗争,而技术工人的斗争,只为实现某些眼前的利益。工人们“短视”,却务实;保守,却获得持续改善,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而中国,自五四起工人运动就在知识分子的领导下极端化了。

2017-9-10至2017-9-16

啄木微言(68)

1 丘比特去哪里了

据一份最近的调查,日本单身年轻人(25-34岁)中,31%的男生和26%的女生不准备结婚。这包括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以及想过结婚但是绝望的。那些想结婚的,处境也不乐观。63%的男生从来没有过可能通向婚姻的恋爱关系,女生好一点,39%。问及为什么,最普遍的回答是不知道怎么开始拍拖。

中国年轻人是什么状态?我猜情况会比日本好点,因为中国粑粑麻麻比较厉害。如果没有上一代人风刀霜剑相逼,恐怕京沪早就是日本这样了。所以“巨婴国”也不是没有亮点。问题来了,未来70后和80后粑粑麻麻还会像上一辈那么厉害吗?

2 十月临产,如何“容错”?

“婆婆”比“妈妈”更容易说:生孩子痛苦很正常,古时候没有剖腹产就不生啦?怎么反驳呢?古时候没有剖腹产,于是有很多因为生孩子而母子双亡的。现在剖腹产技术成熟,风险可控,为什么不用?夏天热也很正常,为什么用冰箱空调?

当然,婆婆的话也并非完全没道理。如果胎儿情况合适(大小,体位,脐带有无缠绕等等),自然分娩还应该是默认首选。破腹产风险可控,但是毕竟恢复慢,而且增加第二胎生产风险。所谓无痛分娩,其实也有副作用,这个我不懂,听妇产科医生这么说。

跟生活中很多其他事情一样,生孩子不是医院完全掌控的精密科学。随时都会出现新情况,出现各种始料不及的复杂性。难题之中只有小部分是技术层面上的,很大部分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困难,是心结和价值观冲突,需要所有当事人去判断、选择和妥协。但是出了事情,人们通常不愿意面对自己的错误。

丈夫的爱,家人的换位思考能力,会让生产过程更加“容错”,不至于让“正常”的生产痛苦造成悲剧。而没有这些,哪怕熬过了生产,也难熬过产后。因产后抑郁而自杀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3 初等教育的“外国梦”

听到不少例子,老婆孩子移民国外,男的一个人在国内挣钱。当然,男人留在国内也有金钱之外的原因。很少男人愿意放弃已经赢得的社会地位,去国外做二等公民。女人不一样,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可以放弃一切,包括令人羡慕的金领工作。

我没办法认同这样的家庭安排。国内基础教育并不是没有亮点,去国外念书并不能逃避竞争。最终要进名校读大学,华人不论是美籍华人还是大陆华人,要跟所有东亚人一起竞争。所谓欢乐教育只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外国梦”而已,中国人生来就是要拼的,梦要早点醒。

国内教育是有问题,但并没严重到必须采取“海漂”这么极端的措施。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是幸福的基本要求。连这点都要牺牲,拼搏的意义何在呢?

2017-9-3至2017-9-9

啄木微言(67)

1 说服

一个政策建议,如果不能用千字短文说服读者,那么即使该建议靠谱,也是很失败的。如果一位专家动辄说,你不理解,应该去读我们二十万字的原文,那么该专家大概率不能自圆其说,只能用篇幅堵人口舌。如果读者是同行,少去一些概念解释,五百字短文,三四条微博,就足够长了。

不是说不用写长文。要做到面面俱到的阐述和论证,非长文不可。但核心的观点和逻辑,应该用千字短文(比如一个executive summary)人畜无害地表达出来。如果做不到这点,大概率说明其中的观点或逻辑本身有问题。

2 远离渣人

渣人不可怕,渣人成为夫妻或闺蜜才可怕。人生在世,要保全自己和家人,第一要务就是避开渣人。那么如何识别渣人?

一看细节。只要发现一处性格弱点,比如极度自私,比如不能控制情绪,就远离之。点头朋友可以包容,心腹朋友必须挑剔。对一个陌生人,默认设置为“不可亲近”,除非,经过长时间接触,该默认选项被证伪。

二让时间把关。不可“一见钟情”,不可“闪婚”,婚恋如此,闺蜜也如此。接触时间长,弱点才会暴露,伪装的成本才会高,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会闪光。

只有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值得亲近。

3 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PC)这个词有趣。六七十年代时被美国左派用来开玩笑,跟同时期中国文革还有关系。”Not very ‘politically correct’, Comrade!” 美国红小将会这么模仿红卫兵说话。

到八十年代,美国社会开始保守化,保守派开始用PC嘲笑自由派(liberals)。真正把PC变成人人皆知的贬义词,要归功于Allan Bloom的书: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这是本当年的畅销书,我很喜欢。

4 交警袭妇孺事件

关键的变量是小孩。如果女人手中没小孩,女人活该,而有小孩,警察有错(甚至有罪)。不能因为女人错在先,而不处理警察,也不能因为警察有错,而不处理女人。

一点舆情观察:学历较高的群里,绝大多数谴责警察(其实是同情小孩),个别同情警察的被群殴落荒而逃;学历较低的群里争论激烈,同情警察的略占优势。这有点像美国社会出现的,大学大城市偏左,工厂大农村偏右。一边是正义至上,讲同情心,另一边是秩序至上,讲执法威严。其实两种态度都有可取之处,有点争论并不是坏事。

2017-8-25至2017-9-2

啄木微言(66)

2017-8-20至2017-8-24

1 共享单车的公地悲剧

我很喜欢共享单车,但是共享单车行业正在演出一个公地悲剧。每个公司为了自身利益,都尽可能地扩大规模,但是一旦总量超过某个最优容量,继续投放对社会的边际收益会变负。负收益主要体现在对城市公共空间的过度侵占。

政府支持共享单车没错,但是支持跟加强监管不矛盾。上海市政府已经第二次要求共享单车公司控制投放量,但如果政策只落实到口头,不落实到数据收集和罚款层面,效果仍然不会乐观。那些后来的拷贝竞争者,只有拼命扩大规模才能活下来,继续投放的私人收益是独享的,而社会成本是市民共同承担的。

2 价格“飞天”的茅台

看到网友分享的图片,发现飞天茅台又涨回到2200元左右了。记得2008年刚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时,我预测大通胀要来了,于是到麦德龙扛了箱茅台回家,当时单价是550元/瓶。大通胀的预言并没实现,但茅台的确在很短时间里涨到了2000元以上。我一朋友看到我屯茅台,觉得跟着经济学者买错不了,于是也到商场扛了一箱回家,价格是2000多。然后悲剧就上演了,很快跌回到1000元以下,而他站岗站在了最高位。昨天我把网友图片发给他,祝贺他成功解套。

网友说,就买一箱,也叫“屯”?应该买套房,专门用来屯茅台!网友的评论令人心塞,那时候我刚刚经济学博士毕业,正是自以为是的时候,觉得房价贵呢。现实经济学的学习,毕业才刚刚开始。

3 安全边际

珠三角台风肆虐,在众多恐怖视频中,有一个特别令人心酸。在某个楼宇边的停车场,因为担心小货车被风吹翻,一男子在舷侧用双手逆风支撑。个人力量在大自然面前微不足道,很快小货车就被掀翻,人被压在车下,不死也要重伤。

可怜的人。这辆车很重要,可能他赖以维持生计的,但即使倒下,车还会在那里,最多修一修还可以跑。人做任何决定,应把保全自己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不高估自己实力,不低估对手实力,允许误差空间,保留安全边际。这是生活中的保守主义。

4 女性的未来

有数据显示,虽然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冠绝全球,但是女性报酬正在被男性拉开距离。未来也不乐观,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取代效应可能会对女性更加不利。当女性在经济上越来越依赖男性,其平等地位就会受到威胁。

尤其残酷的是,问题可能无解,只有顺应大趋势。那些本意为帮助职场女性的措施,如禁止在孕期解雇女性,或人为提高女性薪酬,反而会让女性更难找到工作,反而加速历史进程。

也许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已经见顶。如果中国成功晋升高收入国家,女性劳动参与率应该会大幅下降,全职太太也许会重新成为正常,而不是极少数富人的奢侈。对女性来说,谁能说得清,那将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啄木微言(65)

2017-8-13至2017-8-19

1金融去杠杆

在中国这样的经济体,高增长和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并存,出现高杠杆是很正常的。高增长需要高投资,投资需要融资,融资又主要是银行贷款,杠杆能不高么。只要投资有高回报,高杠杆和高增长就能快乐地持续。所以问题是投资的质量,而投资质量又跟投资的主体和决策机制有关。

哪类投资主体容易出问题,恐怕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如果说杠杆过高,治本之策也在于推进改革,国企和地方财政的改革。所谓用金融去杠杆来“倒逼”改革,无异于痴人说梦:当国企和地方政府不得不减杠杆时,民企恐怕都已断水多时了。所以局限在金融系统的去杠杆,只是面子工程,会伤及无辜的面子工程。

2 有性格,才有前途

小孩成才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我一直认为是有性格。有性格什么意思?就是有野心,有自信,能自律,能专注。

好的性格怎么来?部分是天生,部分是榜样。有地位或有文化的家庭会有一定的优势,但贫寒家庭照样有天生好性格,也照样能培养好性格,只要有勤劳、坚毅、乐观的父母。但是父母的视野会局限孩子的成长。有见识的父母,会在关键时刻推一把,让孩子实现他们的潜能。无见识的父母,则会用他们视野范围内的理性,成为孩子成长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所以即使天生有性格,贫寒子弟冒出来也是不容易的,除非父母不大管,尤其是重大抉择,同时还要保证有钱得到基本教育。

3 奇葩恶邻

像印度那样,在21世纪还执迷于边界那点领土,是很没出息的表现。中国领导人在这点上做得很好,吃点亏也把边境划定,和平搞经济才是重要的。中国众多邻国中,只有印度及其控制的不丹至今拒绝跟中国划定边境。印度的战略思维还停留在冷战前。

印度最近的表现,估计大大也懵圈了,这是什么路数?该用21世纪的招儿对付它,还是20世纪或19世纪的?不行就依次试试吧,于是有了最近边境上的扔石子大战[允悲]。

4 拒绝过好日子的一代人

老爷子平时不怎么吃西瓜,但我知道他是在省给其他人吃。今天听我说西瓜太熟不能吃了,赶紧过来狼吞虎咽。

早就给他算过经济账:买了的东西吃下去,并不会省出钱来,因为钱已经花掉了。老爷子不是不明事理。道理一听就明白,但是行动照旧。

在吃东西上,老爷子其实已经有过深刻教训。几年前因为吃腐坏的猕猴桃,半夜腹痛上医院,连吊几天药水。过后信誓旦旦会注意,但是在行动上,很快又开始各种“节省”。

除了吃东西,其他需要花钱的地方,表现也差不多。夏天无论多热,空调都不用开。牙刷用到板刷头变成卷毛头也不换……

年轻人已经无法理解这样的老人了,如此拒绝过好日子的一代人。老爷子与共和国同岁,少年时在农村经历大饥荒,不仅自己挨饿,还眼看着他爷爷饿死。对一切“浪费”的厌恶和排斥,怕是根深蒂固、超出理性范围的。

想到这点,我也就经常劝住自己。不再啰嗦了,让他去吧,只要别太过分就行了。

 

啄木微言(64)

2017-8-6至2017-8-12

1 “8.11”两周年

“8.11汇改”本来是汇率市场化改革。用18大3中全会的说法,是让市场在汇率决定中起决定性作用。可惜8.11后第三天,市场化冲关就在内外压力下提前结束了。之后又经过各种折腾:2016春节,2017.2.20,和 2017.5.26,最后汇率中间价制度在实质上回到8.11之前,终点回到起点。不同的是,外汇储备少了一万亿,外汇兑换和对外投资限制比8.11前更加严格。小川职业生涯最后一仗,如此失败令人唏嘘。

2 知识经济

最近有篇论文很火。大意是这样,未来知识经济比重越来越大,而知识经济产生的负债(债券,贷款,股票)偏少。负债的另一面是资产,于是未来资产供应偏少,但人们对资产的需求照旧,于是形成资产慌,利率偏低,资产(包括房子)价格偏高。知识经济的投资主要体现在人力资本,但人力资本无法买卖,这是为什么知识经济产生的负债和资产都少。

随着知识经济比重越来越高,企业部门杠杆会自动降低。而伴随着房价上涨和收入差距扩大,居民部门杠杆会上升。按揭贷款在商业银行资产表上的分量会越来越重,最终成为主要部分。政府负债/杠杆还会扩大,以满足居民和企业对无风险资产的需求。

政府高筑债台,维持和提高公共服务供应(教育医疗公安等),扶助失落群体,同时重税知识巨无霸企业以及个人,用以还息。未来中产的一生,就是不断考好学校,拿好分数,进知识型经济,成为被重税的一员。不上学的土财主,会渐渐绝迹。

3 价值观和价值投资

像百度这样的股票,假设你经过研究,知道它某项业务已悄悄领先,或未来几个季度业绩会反转,但是你不认可它的价值观,你会买吗?一位很令人敬佩的投资人朋友就曾经面临这样的选择,他选择了不买。

一旦把投资作为事业,投资标的所代表的价值观就变得很重要。陪伴一个伟大的公司一起成长,与陪伴一个邪恶的公司一起成长,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当然,邪恶的公司自然也有人买,而且正因为正义者的唾弃,邪恶票可能还有一定的折扣,就像丧葬赌博股票常有不错回报一样。古代棺材店生意也很稳定,开赌场更有暴利,但国人都不希望自己子女去从事这些不祥或不良行业。其实买股票也一样。

股市一个迷人之处是自由选择。一般情况下你无法改变公司,但是你可以花很低的成本重新选择,而且可选的公司与行业很多。我朋友不买百度另一个原因是,他能找到更好的票,前景一样看好,但价值观更契合的票。

价值投资之所以能成为有幸福感、有成就感的事业,其基石就在这里。

4 如果罚款有用,还要警察干吗?

对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金融犯罪的调查,美国有三个相关但独立的群体:SEC律师,FBI,Federal prosecutors. 我们只有证监会。例外也有,2015年股灾时,公安部曾宣布调查“恶意做空”,不管“恶意做空”的提法合不合适,市场马上止跌了。文官和警察,罚款和坐牢,威慑很不一样。两者都有,金融罪犯才有忌惮。

5 地震局的尴尬

对地震局来说,有两种错误:预测不会发生的地震(type I error),和拒绝预测将要发生的地震(type II error)。偏向减少第一类错误,就会增加第二类错误,地震局只能在两者之间求某种平衡。一般来说,应该以控制第一种错误为优先,因为社会防震动员成本太高。但这样一来,第二类错误就会偏大。这是为什么地震很少被地震局预测到,也是为什么总有事后诸葛亮。不是完全没有地震预兆,但是通常没有压倒性的。